浼氬憳绂忓埄
 
[全部]  
银色航线极上健康之旅(九州5
银色航线极上健康之旅(东京5
银色航线极上健康之旅(静冈5
银色航线极上健康之旅(九州3
银色航线极上健康之旅(东京4
银色航线极上健康之旅(静冈3
[全部]  
【寰宇国际 质子治疗篇】——Medipolis国际阳子线治疗中心 有村 建部长 谈 对早期乳腺癌的临床研究

文章来源:  击数:148  文章更新时间:2024/1/8  

早期乳腺癌在英文中称为early breast cancer或early-stage breast cancer。迄今为止尚无明确定义,较为公认的是,早期乳腺癌可望永久性治愈 。著作及文献中经常出现早期乳腺癌但没有具体所指。多数学者认为早期乳腺癌若按术前所见,肿瘤应小于2cm,腋窝未触及转移淋巴结,无远处转移;包括非浸润癌。近年来,随着保乳手术的开展与普及,有些人结合病理组织学所见,把早期乳腺癌扩大到肿瘤直径小于3cm,同侧腋窝淋巴结没有转移或仅有微小转移,无远处转移的患者。早期乳腺癌接受保乳手术率相对较高,治疗效果好,90%以上可以获得长期治愈。

早期乳腺癌患者福音—质子治疗 

     质子是一种带正电荷的亚原子粒子,对比其他放射、手术等治疗方法,质子治疗的优势表现在其特有的布拉格峰特性穿透能力强、定位效果佳(能量在峰值处爆发)、治疗床位移精准度最高、病灶区域受辐射剂量高、非受剂量区域被受辐射剂量很少;其物理特性导致潜在的副作用小,更能直接杀伤肿瘤细胞、控制肿瘤生长,为患者带来明显的生存获益

探讨对早期乳腺癌的临床研究 

背景

乳腺癌治疗的主要手段是手术,一般专家的意见是“不切除治疗的话没有意义”,所以本研究为了应对患者的迫切需求而开始对“不切除也能够治疗”方案的研究。因为当时还没有乳房的固定技术,为了应对重力或呼吸、个体差和年龄等的影响,对高精密度的固定技术的研究是不可或缺的。

乳房固定装置的开发

与富士denoko(株式会社)共同开发的乳房固定系统由①全身固定装置、②体位翻转装置、③光扫描系统、④乳房罩杯安装装置、⑤乳房罩杯保持装置、⑥专用担架这六个装置组成。这个装置可以同时确保仰卧位和俯卧位的优点,减少呼吸性移动。

①是通过吸引式固定包带来控制患侧乳房和头部以外的动作。通过两束激光来进行细部移动。另外通过体压的分散,任何体位都不会产生痛苦。

②是以1/100°的精度任意调整床的角度。对于本疗法,最适合的角度是以乳头为最下点,乳房呈左右对称的纺锤形时的角度,实际的固定体位是比俯卧位稍微偏向内侧的位置。

③为将患侧乳房照片转为3D,然后用3D打印机做树脂罩杯。在乳头部开孔,调整为乳房和罩杯间不易混入空气的曲率,内衬使用有湿气就会失去黏着力的特殊素材。

④调整好高度,微调激光和三台小型摄影机后,让罩杯和乳房紧密贴合。然后分离装置和支持棒,让患者回到仰卧位。

利用⑤使罩杯的支持棒与专用床相连接,在⑥上借助碳酸气体使专用床上浮,使用车轮来使患者实现头尾或左右方向的移动。

质子线治疗结束后,借助入浴来使罩杯脱落。洗掉附着的油脂,干燥后可以再利用。



临床试验

在由活跃在第一线的专家(乳腺外科、内科、病理、形成外科、放射线诊断、放射线治疗、医疗统计等等)构成的乳腺癌质子线治疗研究会的全面指导下,开始了第一相临床实验。目前第一相实验的4名和第二相实验的10名患者登录在册(其中一名因思乡而中途放弃),开始了根治质子线治疗的研究。

治疗计划为,以肉眼可见的肿瘤体积(画像上的肿瘤)为基点,有1.5cm余白的临床型肿瘤体积1(假想的切除范围),和以除此之外的乳腺组织为临床肿瘤体积2,分别以62.4GyE、 46.8GyE照射(26回、field-in-field法)。

年龄为40-65岁(中位数52岁),cT1N0M0UICC7版)、腋窝淋巴结阴性、ER·PgR阳性/HER2阴性,七名患者全部左右都有患侧,肿瘤直径为6-18mm(中位数为12mm),第一相实验的观察期间为40-51个月,第二相实验的观察期间为4-21个月(表1)。

作为不良影响的急性皮肤炎,I-01~II-0811名患者为Grade2,但因为皮肤护理技术的进步,最近的两例已为Grade1。治疗效果判定如下,CR4名、PR9名,截至目前没有发现复发病例。另据SF-36QOL的评价,比治疗开始前的数值有所上升,根据质子线治疗并没有对QPL造成负担。


病例如图2所示。虽然距治疗已经过了4年,但是并未发现明显的复发症候。治疗结束不久就有Grade1-2的皮肤炎,但是仅仅是轻微的色素沉着,但并未出现皮下硬结和形状变化。


参照:

1)Arimura T, Yoshiura T, Matsuyama M, et al. A feasibility study of a hybrid breast-immobilization system for early breast cancer in proton beam therapy. Med Phys. 2017; 44: 1268-74.

2) Arimura T, Ogino T, Yoshiura T, et al. Effect of film dressing on acute dermatitis secondary to proton beam theraphy. Int J Radiat Oncol Biol Phys. 2016; 95: 472-6.


本文章摘自鹿儿岛国际质子治疗中心10周年纪念志(翻译


潍坊贝淇信息咨询有限公司
グローバルカンパニー株式会社(寰宇国际株式会社)

中国﹒山东省潍坊市高新区健康东街6787号文化创意产业园8F
日本﹒〒216-0033川崎市宮前区宮崎3-3-6 宮崎台グリーンパレス101室 
24小时服务热线:0536-8080533      
http://www.yshx33.com
E-mail: yshx33@163.com